記錄夢境02


 “人生還不如一行波德萊爾的詩。”男孩輕聲說。
 “三島由紀夫。”我回答。
 男孩不再做聲,他側身,俯瞰身下的城市。我們坐在一架直升機上。下面不知道是哪個城市,畢竟從幾千英尺高空上看,哪個城市都不過是同一副樣子而已。雲層下的人間濕漉漉的,好像剛剛下過雨。城池一片燈火通明的景象。有大鳥,像是鶴,拖著纖長的尾羽從機身旁滑翔而過。
 機內放著一首中文歌,我聽過。
 男孩忽地轉過身來,出神地望著頭頂,若有所思的樣子。他說,“我最喜歡接下來這句。”
 我稍稍凝神,從風中抓回那些零落的詞句。
 原來是在唱——“有誰一任平生可以不拖不欠,漫漫長夜想起那誰的人面,想到疲倦的人間,不再少年。”
 “你就不好奇這是哪兒嗎?”男孩問我。
 “哪兒都是,又哪兒都不是。所以無所謂。”
 他笑了,“我就知道我沒看錯。”

评论
热度(12)
  1. 55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梦镜的创作投稿地
    www

© 5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