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福特爸爸你是不是對我有意見

存在。怀念的。
有时怀念的仅仅是清晨起来看见射进窗帘的一缕白光。或者被拥抱。或者半夜起床关上寂寞的风扇时,于黑夜罅隙中想起梦里面那张笑脸,时的感觉。
这些意志片段如同刀片一般脆弱,但一旦它开始成型——总会在某一日,在脑袋里闪过寒光。

前言:

  算是一篇偏向意识流的同人?应该……挺难看清楚的。

  本来这篇文是给某个历史向aph本子的贺文,代入历史看应该不算太难理解(但愿。


不存在之人


  又是那个梦。

  伊万·布拉金斯基醒来之后再也睡不着,眼神虚无缥缈,四处游荡,最后落在了对面床铺那个东方人的背上。他呆呆地望着那个男人如丝绸一般的柔顺黑发,它服帖地搭在男人的脖颈与肩膀之间,并向下垂去。月光在上面一寸寸地攀爬,乳白色光晕浸润着发丝。

  梦里面的那个人也拥有着这样的发色,说...

記錄夢境02


 “人生還不如一行波德萊爾的詩。”男孩輕聲說。
 “三島由紀夫。”我回答。
 男孩不再做聲,他側身,俯瞰身下的城市。我們坐在一架直升機上。下面不知道是哪個城市,畢竟從幾千英尺高空上看,哪個城市都不過是同一副樣子而已。雲層下的人間濕漉漉的,好像剛剛下過雨。城池一片燈火通明的景象。有大鳥,像是鶴,拖著纖長的尾羽從機身旁滑翔而過。
 機內放著一首中文歌,我聽過。
 男孩忽地轉過身來,出神地望著頭頂,若有所思的樣子。他說,“我最喜歡接下來這句。”
 我稍稍凝神,從風中抓回那些零落的詞句。
 原來是在唱——“有誰一任平生可以不拖不欠,漫漫長夜想起...

你不想说话了 你就沉默了 你不知道自己是否存在了 你就看看周围的人
他们对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愤怒 可毕竟他们慷慨地爱
而你呢 你是最吝啬的那一个

© 5 | Powered by LOFTER